LOADING

放下矛盾,當自己想當的母親
羅怡君
2021/05/07
學習

即將到來的母親節,原本是為了紀念感謝天下媽媽的付出,然而在媒體和商業市場的推波助瀾下,有時卻成為媽媽「另類壓力」:老公會有甚麼表示?孩子會畫卡片嗎?他們會給我什麼驚喜嗎?如果都沒有,看著別人臉書開心的分享,會不會還得花力氣「自我安慰」一番?而身為「三明治族」的中年婦女,或許還得花心思安排對媽媽、婆婆的慶祝活動,過一趟母親節,「待辦事項」還真不少啊!

 

話雖如此,身為母親的我們也算心甘情願,即使心中帶著一些期待,也不是沒失望過,嘴巴念個幾句誰不了解自家人習性呢?然而別人「好意提醒」的矛盾,倒是像蚊子打不死揮不走般討厭;還記得有篇網路流傳文章,大意是說「背大包包的女人過度認真」,不知怎麼的三不五時就像蚊子一樣在耳邊嗡嗡作響,讓我換手斜背、捶肩之餘,竟不禁自我檢討一番!

 

說來好笑,我也曾羨慕過那些只帶一個小包,連長夾錢包都放不進去的優雅母親(咦?不是說有錢人都用長夾),只不過下一秒腦袋立刻有十個疑問:下雨的話,傘呢?不用帶面紙、鑰匙、化妝包嗎?這些東西到底到哪裡去了?要用的時候該怎麼辦?直到與我身高差不多的女兒也這樣出門的時候,我才弄清楚這一切如何運作:「媽,妳不是都有帶嗎?我這樣就夠了喔!」

 

啞然失笑的我,肩頭還是那個很重的大包包,但瞬間心頭卻輕鬆起來!

 

原來我不是「過度努力」,也不是沒有「自我意識」,而是我喜歡無後顧之憂的感覺,若能幫助到別人會更令我開心,付出不代表我犧牲了什麼,對我而言,也許是有能力照顧別人的表現;我當然也能選擇不要帶個大包包,或者如同貴婦般花錢請其他人服務,自己只帶個小包包,但是,我喜歡那樣的感覺嗎?

 

這個例子讓我深刻明白,身為一個盡責的母親,我們急忙接受各種意見:所謂的進步價值、教養新知,甚至還要自我檢視是否成了台灣的金智英,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、是否落入性別歧視的慣性民情……。

 

真正好好照顧自己,未必要用大家說的方法。一頓豪奢的晚餐,如果會讓自己掛心帳單,那不吃也罷;一個沒有太多場合可拿的名牌包包,如果讓自己捨不得用,那不送這個也罷;如果我們喜歡付出的感覺,那就不必計較別人是否表達感謝;唯有能誠實面對自己,才能真正輕鬆做自己。

 

每一位母親都先生而為人才成為媽媽的。一個人的喜好興趣,本來就會隨著時間與環境改變,把那些比較而來的矛盾丟開,做自己想成為的那個角色,或許在別人眼中我們仍然背著大包包,但是大包包裡裝的東西可不一樣,對嗎?

 

 

羅怡君:孩子教我們的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