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小心!「受害者視角」是孩子被霸凌的隱性原因
羅怡君
2021/11/16
教養
霸凌

「媽媽,今天某某笑我是豬小妹,結果大家跟著一直叫我新綽號,我不想去學校了。」一位家長聽了小學二年級女兒的敘述,心中不免一驚:這該不會是被言語霸凌了吧?


一位男孩每天都替另一個同學去合作社跑腿買零食,買完之後的零錢可以當作「小費」不必還。跑腿男孩的家長知道後,心裡總覺得不是很舒服,懷疑這同學該不會是「老大」心態,硬要孩子當跟班?說不定還有別的事情沒發現?


不少家長感嘆單純的校園越來越複雜,各類霸凌事件頻傳,好好上個學也要提心吊膽,深怕自己孩子成為霸凌事件的主角。然而仔細回想一下,自己的童年裡也有熟悉的記憶,即使只是旁觀者也能舉出不少案例:某位弱小男孩被抓去「阿魯巴」、有幾位固定被取綽號嘲笑的同學、分組總是孤獨落單的身影……;過去雖沒有「霸凌」字眼,但誰說沒有霸凌之實?


我們藉由「霸凌」這個概念提升人權與文明意識,不僅是防範不當事件發生,更是為了提早介入需要被幫助的孩子,霸凌者的暗黑心態是求救訊號,而被霸凌者的身心健康也是關注焦點。霸凌防治教育走進校園與家庭,原本期待能建立安全網接住每個受傷的孩子,然而若被過度敏感、錯誤反應的大人,不自覺地將孩子「對號入座」,恐怕才是未來成為事件主角的隱性原因。


回到文章開始的豬小妹案例。原來那天女孩戴了新髮圈,上面有兩隻小耳朵,調皮男生注意到了就喊聲豬小妹,看到她不知所措的表情覺得有趣,其他人也跟著嬉鬧起鬨,的確當天多數同學好玩跟著喊,女孩的敘述並沒有錯。而那位替人跑腿的男生認為自己心甘情願,反正沒事跑腿爽賺零用錢,就算他不去也會有別人去,何必跟錢過不去呢?這跟老大跟班沒有關係吧?


開玩笑與霸凌往往一線之隔,想確認事件是否已構成「霸凌」,並非依賴當事人的「感覺」或「主觀」判斷,而是有幾項重要的構成條件:


--權力是否平衡:兩方是否為勢均力敵的態勢,也就是說雙方能隨時調換角色、你來我往。以此例來說,同學叫你豬小妹,你也能回嘴大烏龜,只有「要不要吵」、「吵贏吵輸」的問題,這就不屬於霸凌。


--是否蓄意傷害:不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,刻意讓一方受到傷害,而且會因此感到快樂。女孩因為戴了髮圈才被叫豬小妹,而非對方故意設局或編造,並不算是蓄意傷害。


--是否為長期狀態:可預期的、持續反覆不斷發生的事件。若隔天不戴髮圈就沒有人叫,或只剩下幾位同學,那麼這就是一般衝突事件。


在資訊發達環境下生長的孩子們,已經藉由許多管道學習「霸凌」概念,學校亦有相關的防治教育。身為家長,不必急著將孩子「對號入座」或深怕孩子不知道自己被欺負,一旦孩子認定自己為「受害者」,那麼就會戴上「受害者視角」的眼鏡,開始放大檢視生活中的每一件事,原本只是校園生活中的互動學習,變成風聲鶴唳的類霸凌事件,已將自己擺放在受害者角色的孩子,還有能力感到快樂嗎?


戴上「受害者視角」眼鏡的孩子,就像是個陶瓷娃娃一般,反而讓同學不敢接近,感覺動輒得咎,一不小心就得揹上霸凌的黑鍋;另一方面孩子也喪失與他人正常互動的機會,溝通協調能力、處理衝突能力無法發展,未來面對更複雜人際關係只會繼續受挫,進而更將自己封閉以「保護」自己,這樣的循環可預期的成為別人眼中的「怪咖」,更容易成為有心人挑選下手的對象,反而提高被霸凌的機會。


然而一旦發現孩子的生活小事,已經影響到健康與生活作息,或是符合三大要件中的任何一項,就必須立刻介入,並尋求相關協助。首先當然與導師進行溝通,啟動學校的輔導單位協助孩子們排解狀況;若情節重大,校方也必須啟動反霸凌校安機制以保護學生。校外也有專業心理師資源,相關主題的繪本、小說、電影,也能協助讓孩子們說出感受,盡早走出心理陰霾。


身為家長,雖然小心不用霸凌包裝的泡泡紙包裹孩子,但絕對要守護孩子的健康身心,一邊觀察著生活事件發展,一邊不斷支持孩子用自己的特質與方法解決問題,拒絕受害者姿態與視角,才能真正長出對抗霸凌的能力。



羅怡君:孩子教我們的事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ayandAmber